王观
王观,如皋(今属江苏)人。仁宗嘉祐二年(1057)进士。历任大理寺丞、江都知县等,官至翰林学士。相传曾奉诏作《清平乐》一首,描写宫廷生活,高太后认为亵渎了神宗赵顼,第二天便被罢职,遂自号逐客。最后为一介平民其词学柳永,情景交融,生动风趣,近于俚俗,却又谑而不虐。代表作有《卜算子》、《临江仙》、《高阳台》等,其中《卜算子》一词以水喻眼波,以山指眉峰;设喻巧妙,又语带双关,写得妙趣横生,堪称杰作。《红芍药》词写人生短暂,从而提出人生应追欢及早,写法亦颇有特色。著《冠柳集》,不传;今有赵万里辑本。 王观,如皋(今属江苏)人。仁宗嘉祐二年(1057)进士。历任大理寺丞、江都知县等,官至翰林学士。相传曾奉诏作《清平乐》一首,描写宫廷生活,高太后认为亵渎了神宗赵顼,第二天便被罢职,遂自号逐客。最后为一介平民其词学柳永,情景交融,生动风趣,近于俚俗,却又谑而不虐。代表作有《卜算子》、《临江仙》、《高阳台》等,其中《卜算子》一词以水喻眼波,以山指眉峰;设喻巧妙,又语带双关,写得妙趣横生,堪称杰作。《红芍药》词写人生短暂,从而提出人生应追欢及早,写法亦颇有特色。著《冠柳集》,不传;今有赵万里辑本。

作品赏析

《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

 

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临江仙》

 

别岸相逢何草草,扁舟两岸垂杨。

 

绣屏珠箔绮香囊。

 

酒深歌拍缓,愁入翠眉长。

 

燕子归来人去也,此时无奈昏黄。

 

桃花应是我心肠。

 

不禁微雨,流泪湿红妆。

 

《红芍药》

 

人生百岁,七十稀少。

 

更除十年孩童小。

 

又十年昏老。

 

都来五十载,一半被、睡魔分了。

 

那二十五载之中,宁无些个烦恼。

 

仔细思量,好追欢及早。

 

遇酒追朋笑傲。

 

任玉山摧倒。

 

沉醉且沉醉,人生似、露垂芳草。

 

幸新来、有酒如渑,结千秋歌笑。

 

《天香》

 

霜瓦鸳鸯,风帘翡翠,今年早是寒少。

 

矮钉明窗,侧开朱户,断莫乱教人到。

 

重阴未解,云共雪、商量不了。

 

青帐垂毡要密,红炉收围宜小。

 

呵梅弄妆试巧。

 

绣罗衣、瑞云芝草。

 

伴我语时同语,笑时同笑。

 

已被金尊劝倒。

 

又唱个新词故相恼。

 

尽道穷冬,元来恁好。

 

《木兰花令》

 

 

铜驼陌上新正后。

 

第一风流除是柳。

 

勾牵春事不如梅,断送离人强似酒。

 

东君有意偏撋就。

 

惯得腰肢真个瘦。

 

阿谁道你不思量,因甚眉头长恁皱。

 

《失调名》

 

十三妮子绿窗中。

 

生查子

 

关山魂梦长,塞雁音书少。

 

两鬓可怜青,一夜相思老。

 

归傍碧纱窗,说与人人道。

 

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

 

《江城梅花引》

 

年年江上见寒梅。

 

暗香来。

 

为谁开。

 

疑是月宫、仙子下瑶台。

 

冷艳一枝春在手,故人远,相思寄与谁。

 

怨极恨极嗅香蕊。

 

念此情,家万里。

 

暮霞散绮。

 

楚天碧、片片轻飞。

 

为我多情,特地点征衣。

 

花易飘零人易老,正心碎,那堪塞管吹。

 

《雨中花令》

 

夏词

 

百尺清泉声陆续。

 

映潇洒、碧梧翠竹。

 

面千步回廊,重重帘幕,小枕敧寒玉。

 

试展鲛绡看画轴。

 

见一片、潇湘凝绿。

 

待玉漏穿花,银河垂地,月上栏干曲。

 

《浪淘沙》

 

杨梅

 

素手水晶盘。

 

垒起仙丸。

 

红绡剪碎却成团。

 

逗得安排金粟遍,何似鸡冠。

 

味胜玉浆寒。

 

只被宜酸。

 

莫将荔子一般看。

 

色淡香消僝僽损,才到长安。

 

《高阳台》

 

红入桃腮,青回柳眼,韶华已破三分。

 

人不归来,空教草怨王孙。

 

平明几点催花雨,梦半阑、敧枕初闻。

 

问东君,因甚将春,老了闲人。

 

东郊十里香尘满,旋安排玉勒,整顿雕轮。

 

趁取芳时,共寻岛上红云。

 

朱衣引马黄金带,算到头、总是虚名。

 

莫闲愁,一半悲秋,一半伤春。

 

《清平乐》

 

应制

 

黄金殿里。

 

烛影双龙戏。

 

劝得官家真个醉。

 

进酒犹呼万岁。

 

折旋舞彻伊州。

 

君恩与整搔头。

 

一夜御前宣住,六宫多少人愁。

 

《清平乐》

 

拟太白应制

 

宜春小苑。

 

处处花开满。

 

学得红妆红要浅。

 

催上金车要看。

 

君王曲宴瑶池。

 

小舟掠水如飞。

 

夺得锦标归去,匆匆不惜罗衣。

 

《减字木兰花》

 

寿女婿

 

瑞云仙雾。

 

拂晓重重遮绣户。

 

一炷清香。

 

千尺流霞入寿觞。

 

家门转好。

 

从此应须长不老。

 

来岁春风。

 

看拜西枢小令公。

 

《菩萨蛮》

 

归思

 

单于吹落山头月。

 

漫漫江上沙如雪。

 

谁唱缕金衣。

 

水寒船舫稀。

 

芦花枫叶浦。

 

忆抱琵琶语。

 

身未发长沙。

 

梦魂先到家。

 

《庆清朝慢》

 

踏青

 

调雨为酥,催冰做水,东君分付春还。

 

何人便将轻暖,点破残寒。

 

结伴踏青去好,平头鞋子小双鸾。

 

烟郊外,望中秀色,如有无间。

 

晴则个,阴则个,饾饤得天气,有许多般。

 

须教镂花拨柳,争要先看。

 

不道吴绫绣袜,香泥斜沁几行斑。

 

东风巧,尽收翠绿,吹在眉山。

 

《忆黄梅》

 

枝上叶儿未展。

 

已有坠红千片。

 

春意怎生防,怎不怨。

 

被我安排,矮牙床斗帐,和娇艳。

 

移在花丛里面。

 

请君看。

 

惹清香,偎媚暖。

 

爱香爱暖金杯满。

 

问春怎管。

 

大家拚、便做东风,总吹交零乱。

 

犹肯自、输我鸳鸯一半......

 

词的故事

向来描写离别的诗或词,都像一首悲歌,令人心酸,让人肠断。看唐朝的诗圣杜甫,不过是在梦里送别诗仙李白,就已经悲痛的说不出话来。李白又如何呢?一向潇洒的李白高站黄鹤楼上,一直到好友孟浩然的影子不见了,仍然不忍离去。

 

送人送得欢欢喜喜的,大概只有本词的作者王观了。王观送的这位朋友名叫鲍浩然,住在春光明媚的江南地方,山连山,水连水,景色优美,有如仙境。王观从江南的山水,想到古来诗人形容美人的“眉如远山,眼如秋水”;朋友能回到这样美丽的地方,又是阔别已久的故乡,怎不为他高兴呢?

 

自然,王观也不舍得好友离去—“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可以想见,但何必伤感的问一句“何日君再来”;交情浓厚的朋友,自会有相见的一日,不如默默的祝福他吧!

 

赏析

 

此词以新巧的构思和轻快的笔调,在送别之作中别具一格。

 

开篇“水是眼波横”二句匠心独运:前人惯以“眉如春山”、“眼如秋水”之类的譬喻来形容女子容颜之美,如托名于刘歆的《西京杂记》卷二里的一句话:“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李白的《长相思》:“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白居易《筝诗》:“双眸剪秋水,十指剥春葱”。(案:亦有以“秋水”形容男子眼神者,如李贺《唐儿歌》:“一双瞳人剪秋水”。)而作者此处则反用其意,说水是眼波横流、山上眉峰攒聚,其妙处不仅在于推陈出新、发想奇绝,而且在于运用移情手法,化无情为有情,使原本不预人事的山水也介入送别的场面,为友人的离去而动容。

 

“欲问行人”二句,仍就“眉眼”加以生发,亦见用笔灵动、造语新奇。“眉眼盈盈处”,既是喻指友人故乡的秀丽山水,又令人想见友人妻妾倚栏盼归之际美目传恨、秀眉凝愁的情态。 妙语双关, 熔铸非易。

 

过片后“才始送春归”二句抒写良情别绪:方才“送春”,已是十分怅恨;今又“送君”,更添怅恨十分。旦夕之间,两谙别苦,情何以堪?但作者却故意出以淡语,含而不露。

 

“若到江南”二句再发奇想,叮嘱友人如能赶上江南春光,务必与春光同祝惜春之情既溢于言表,对友人的祝福之意亦寓于句中。